房企優化大潮 誰是最大受害者?

2021-12-29 06:11:10

前幾天,兩個前同事,某TOP50房企的高管,先后發微信給我,說他們從老東家離職了。一個是城市總,現在去做材料供應商了,一個是法務總,現在又干回律師老本行了。從老東家離職的,不止這兩位,上周還有一位辦公室做戰略總監的前同事打電話給我,說他兩個月前被優化了,剛找到某國企地產西南區域的同類崗位,希望對方盡調時我能說說好話。

這位同事還告訴我,投資拓展、研發設計、審計監察、人力資源等后勤保障部門大部分員工被優化了。這幾個月,老板不計成本甩賣商業物業、住宅尾盤,300億的貨值回籠了150億左右,項目出清意味著整個團隊也就地解散了。除了老板秘書外,董事會辦公室所有人員都到一線賣房子去了,跟隨老板多年的一位董辦總經理也不例外,實在是讓人唏噓不已。

還有,另外一個就職于TOP30的房企朋友告訴我,最近集團OA系統時不時就發布消息,某區域公司降級為城市公司,或某兩家城市公司合并了。這意味著,只有一套班子能夠留下,重合的部門都要裁掉一半,一大批部門總經理和總監級別的不得不走人了。甚至,一些后勤保障部門,拆掉一半后繼續優化,搞得人心惶惶。據悉,有的員工以懷孕來變相對抗公司裁員。

據說,由于銷售回款繼續下降、老板心理預期降低,估計第二輪優化要開始了。當下的形勢,就像是坐在一艘漏水且補給有限的船在大海中航行,隔一段時間舉辦一輪魷魚游戲,輸的人扔到海里減少對補給的消耗。過去,被優化的人往往能得到N+1(N是公司的工作年限)的補償。但現在,真不好說了,前面講的那位前同事告訴我,他們公司的N+1估計很難落地了。

過去20年,房地產是最紅火的行業,吸金無數、吸人無數。1998年房改開始時,全國房地產企業只有24000家,到2020年達到了10.3萬家,擴張了3倍多。開發企業從業人員從82萬擴張到290萬,擴張了2.5倍。前幾年,地產高歌猛進,高管百萬、幾百萬薪酬稀疏平常,向下傳導至各部門總監、副總監和普通員工等崗位,一年幾十萬薪酬比比皆是。

于是,跟隨著社會資金一起,可謂千軍萬馬進地產,這個行業的高泡沫,就是這么來的。市場火爆的時候,很多人誤認為“高薪酬”就是“高能力”,無數意氣風發的人動輒就談著幾千萬、上億的項目,坐著電梯就以為自己的能量能脫離地球引力了。等到紅利開始退潮,才發現是資產泡沫和大潮推著自己往前走,而長期泡在溫水里優哉游哉,已難以躬下身賺小錢了。

排名前20的房企,基本停止任何崗位的招聘,留下來的,很多只發基本工資。無人抱怨工資低了,不被優化已實屬不易,心里則在自求多福,希望不要進入下一輪優化的名單。過去幾年帶旺的行業獵頭,也開始歇業或轉行了。曾經年薪百萬、幾十萬的行業高管們,被裁后命運向各個行業流散,有的做起茶葉和白酒代理商,有的開餐館,有的甚至正在開滴滴養家糊口。

房地產開發行業,這幾年賺得盆滿缽滿,對從業多年的人影響并不很大,他們是行業紅利的最大受益者,手里有幾套房的人很多。問題是,下游中介代理、建筑行業、材料供應等子行業,都是勞動密集型的,其中中介行業有80萬從業者,建筑農民工有5000萬人。他們中的大多數,賺的都是辛苦錢,不求大富大貴,只求能穩當點兒,畢竟背后有一家子。

時代的一?;覊m,落在普通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F在,很多人對此體會深刻。前兩天,主管部門的領導說了,行業基本面沒有變,住房需求依然旺盛,行業未來的方向是供給側改革。針對新市民、青年人等住房需求,加大金融、土地、公共服務等支持力度,大力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因地制宜發展共有產權住房,加快發展長租房市場,希望能迎來行業的新生。

(作者系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網)

關閉
新聞速遞
2022水滴真实偷拍高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