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和童話

2021-12-29 06:11:15

“童話大王”鄭淵潔宣布明年將??锻挻笸酢?。這是12月15日的事情。事情在網上迅速發酵,又迅速沉寂,倒也格外貼合網事冷熱興替的普遍規律。不過,沉寂未必是壞事,起碼為觀察和思考留出了一定的時間和空間。

現實還需要童話嗎?應該需要吧,畢竟,好像沒有一個孩子不喜歡童話,沒有一個家長不需要童話。雖然現實好像從來都很不童話,但這或許正是童話得以存在并被普遍、深度需要的根本——只有童話才不需要童話。站在這個角度看,童話,是對現實普遍關系的重塑,也是人們立身現實、心向未來的憧憬?;蛘?,也可以這么說,童話,約略等于一張“未來藍圖”。

沒有童話相伴的童年,算不得童年;沒有童年的人生,很可能就是沒有想象力、沒有前行動力的人生。所有為人們描摹這張“未來藍圖”的人,都值得尊敬、值得保護。從這個意義上講,鄭淵潔的維權,就不再是他個人的事情。鄭淵潔說,他寫作40余年,30年都在維權。這顯然意味著許許多多的人都認為鄭淵潔維權是他的一己私事。

即使站在現實的知識產權保護的角度看,鄭淵潔的維權,也不是他個人的事情。在中國的作家群體中,鄭淵潔算是格外注重自身權利保護的作家,1985年5月創刊及之后的每一期《童話大王》,幾乎都仔細刊登了律師維權聲明,但這仍免不了被侵權且被無視的命運;是非曲直很清晰的一件事情,居然奔走呼號30年也解決不了,現實結結實實給“童話大王”上了一次“拖堂課”,課堂里坐著的,肯定不是“童話大王”一個人。

這件事發展到現實這一步,足以證明知識產權保護框架還存在諸多問題。比如,在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上,顯然還有織密“籬笆墻”的空間。鄭淵潔一個維權官司打下來平均耗時3年,打贏一個,接下來還有好幾百個“恭候”著。造成這種局面,無論如何都說明法律法規存在的漏洞,某些人鉆起來并不困難甚至很輕松。堵這種漏洞的時候,是否能夠借鑒一下證券市場上的“集體訴訟制度”,提高司法效率,是維護公正、震懾侵權的有效手段,許多時候,高效甚至比嚴懲的作用還要大;更進一步,如果能像攝像頭自動抓拍違章車輛一樣,設置一個自動觸發機制,蠅營狗茍之輩一旦鉆漏洞,馬上被抓住,及時保護鄭淵潔以及鄭淵潔們的合法權益,現實局面改觀起來會很快。

除此之外,在大幅提高侵權者違法成本的同時,恐怕還要打掉相關的利益鏈。鄭淵潔特別提出的三個侵權案,侵權商標的注冊時間,“皮皮魯”和“舒克”注冊于2009年,“童話大王”注冊于2011年。明顯有問題、可能發生權利糾紛、引發訴訟的注冊申請,是誰幫助申請的,又是誰拍板兒決定的,顯然要有所交代。毋庸諱言,類似的侵權之所以能高頻發生,沒有商標代理公司以及相關注冊機構的大力扶助,肯定不行。因此,堵塞漏洞,也要從這里下手,這種扶助行為得不到嚴懲、不能徹底杜絕,類似的侵權事件,不但無法根除甚至還會野火蔓延,燒掉的一定是未來。

鄭淵潔維權,是一個非常好的抓手。抓住這一個點,推動相關領域法律法規的進一步完善,把導致侵權行為屢禁不止的根源性問題一總解決掉,徹底凈化相關領域的風氣,還鄭淵潔以及鄭淵潔們一個公道,極具積極意義。鄭淵潔能夠得以盡快復刊《童話大王》、續寫童話,或許就是對現實的最好激勵。

(作者系證券時報記者)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網)

關閉
新聞速遞
2022水滴真实偷拍高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