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車頂維權”車主:維權快一年 特斯拉仍未提供完整數據

2021-12-29 20:32:30

12月24日上午,“車頂維權”的張女士起訴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特斯拉汽車(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公司全球副總裁陶琳名譽權糾紛一案,在河南省安陽市北關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12月29日,[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關注的剎車失靈問題,國家質檢總局和法院還在處理當中。

本次訴訟起源于今年4月19日,張女士身穿“剎車失靈”T恤出現在上海車展特斯拉展臺,并站上車頂大喊“特斯拉剎車失靈”,引發關注。4月20日,上海警方通報,張某因擾亂公共秩序被處以行政拘留五日。

張女士所說的“剎車失靈”事件是其父親在今年2月的一次事故。根據張女士接受媒體采訪以及在社交網站上的描述,當時張女士父親駕駛特斯拉Model 3 行駛在國道上時制動失效,導致沖撞,張女士父母在此事故中受傷。

“車頂維權”事件發生后,特斯拉否認了汽車有剎車失靈的問題。特斯拉方面稱,與張女士就車輛檢測問題一直未能達成一致。

4月19日下午,特斯拉中國副總裁陶琳在向媒體回應該維權事件時,稱“她的訴求我們不可能回應,她堅持高額賠償”“最近的負面都是她給的”“我覺得她很專業”。這也成為此次名譽權糾紛的焦點。

近日,在“車頂維權”事件八個多月后,維權車主張女士接受了南都·AI前哨站采訪,透露了本次庭審的一些細節,回應了網友對于“剎車失靈”真相的關切,也解釋了自己為何一直不接受車輛進行第三方檢測。她說,名譽權訴訟只是開始,而關于質量問題的爭議也已經進入司法程序,這是整個事件的核心,她絕不會放棄。

以下是南都·AI前哨站與張女士的對話。

“從未要求高額賠償,特斯拉在惡意引導輿論”

南都:本次你起訴特斯拉侵犯名譽權,案件焦點是什么?

張女士:這次開庭主要是針對特斯拉全球副總裁陶琳女士和特斯拉北京和上海的官方微博對我的事件發表的一些不實聲明。4月19日在上海車展“車頂維權”事件之后,陶林女士接受媒體記者采訪的時候,說他們提供了很多解決方案我都不同意,說我要高額賠償,并且說近期的負面都是我提供的,說我是專業的,背后有人。我覺得這是在惡意誤導輿論,扭曲事實,往我身上潑臟水,這是(本次訴訟)最主要的爭議之一。

特斯拉曾經在官方微博中稱,在我的維權期間,他們當地民警平均每日出警5次。他們能向法院提交證據嗎?我認為這是為了污蔑我,讓大家都以為我是一個職業的“車鬧”,我覺得特斯拉官方微博和陶琳女士的這些言論都是嚴重侵犯了我的個人名譽。

南都:陶琳女士說你要高額賠償,具體是怎么回事?

張女士:從2月21日發生事故開始,到4月19號上海車展,有大概是57天的時間,在這57天的時間當中,特斯拉始終只給我提供了一種解決方案,就是希望我能夠同意保險公司來理賠,理賠之后他們幫我修車,修好之后幫我賣掉,他們承諾幫我賣一個好的價格。根本就沒有陶琳女士所說的“很多種解決方案都不同意”,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是,我沒有要求過高額賠償。今年3月6號,特斯拉的公關叫我去他們辦公室,問我有什么訴求,他給了一張紙讓我在上面填,我當時寫了第一是退車,第二是合理賠償損失,但是我并沒有提數額,我提的是醫藥費,因為畢竟我的父母都住院了。我認為,你(特斯拉)要么你提供給數據去說服我這個車沒有問題,我可以同意保險公司該修該怎么樣。如果你拿不出證據證明你的車輛沒有問題,我覺得那就算你違約,你返還我的購車款。但到特斯拉嘴里就變成了“高額賠償”。

南都:這次名譽權訴訟中,你的訴求是什么?

張女士:我希望他們能夠就他們的不實言論和不實聲明向我公開道歉,然后恢復我的個人名譽,因為他們對外界把我塑造成我就是一個職業車鬧的形象,好像我就是去訛詐他們的,我覺得這個太不公平了。

南都:庭審順利嗎?你對結果有什么預期?

張女士:因為我的證據比較充分,我對這個案子還是挺有把握的。特斯拉沒能在法庭上提交我索要高額賠償的證據。

并且,關于我不同意第三方檢測的問題,我質問特斯拉的法務代表,特斯拉不提供完整數據,我去哪個第三方檢測機構能夠檢測出來剎車有沒有問題?特斯拉的法務說,特斯拉的系統是純機械結構,第三方可以檢測。然而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特斯拉的剎車系統是由電子模塊控制的,不是純機械系統。

“維權快一年,特斯拉仍未向我提供完整數據”

南都:很多網友有疑問,案件為什么是關于名譽權而不是剎車失靈?

張女士:因為名譽權最先立案,其他的官司正在走司法程序,并且國家質檢總局也還在調查。

南都:聽說你的車到現在還沒有做檢測?

張女士:對。3月9號我正式地投訴到當地的市場監管部門。三方坐在一起調解時,我被告知,因為我的車是進口的,國內只有一家檢測進口新能源汽車的機構,就是中國質量認證中心。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么中國只有這一家檢測機構?后來我上網查了之后發現,這家機構是跟特斯拉有合作關系的,并且它不具備司法鑒定資質,根本不能對事故車輛的質量進行鑒定。

我了解到特斯拉的剎車系統和一般車輛的剎車系統是不一樣的,它不是純機械系統。所以我后面一直的訴求就是要數據。

南都:也就是說,沒有拿到數據之前你是不接受第三方檢測的?

張女士:對。在沒拿到完整數據之前,我不能接受沒有司法資質的第三方檢測,因為數據是檢測的重要依據,沒有完整的數據就不能得出真實、科學、準確的檢測鑒定結果。

南都:但“車頂維權”之后,鄭州市監局責令特斯拉向你提供了數據。

張女士:4月22號他們給我提供了一份數據,同時他們也未經我的同意,向外界公布了我車輛一分鐘的數據。但是后來我聯系到別的特斯拉車主,發現特斯拉給其他車主提供的數據有20多項,但他給我提供的數據只有11項,當中缺少了與剎車系統有重要關系的數據,比如說動能回收的工作狀態、剎車助力、電機扭矩轉速、車身激勵這些跟剎車有重要關系的項目參數,都沒有向我提供。

我對比我們倆拿到的數據發現,我有的一些數據他沒有,他有的一些數據我沒有,這就能證明特斯拉是在選擇性地向車主提供數據,從這些數據根本就看不出來問題。

南都:也就是說,在相關部門要求之后,過了半年多你還是沒拿到完整數據?

張女士:對。4月30號我從上?;氐洁嵵?,我告訴市場監管局,特斯拉給我提供的數據不完整,也把不完整的證據交給了他們,同時也向河南省消協反映情況,但是都沒有結果。后來我還去了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投訴,11月份他們給我一個回復,說我這個案子案情過于復雜,他們需要延長一些工作日去立案調查之類的。

我真的希望監管部門能有所作為,如果在我剛開始投訴到監管部門就可以把問題解決的時候,我還會去上車頂嗎?一個女生誰愿意用這種不體面也不安全的方式?我還因此被拘留5天,這個事情真的很委屈。

南都:你和其他維權車主有聯系嗎?他們的情況是怎樣的?

張女士:我加了一個維權群。維權群里所有的車主都拿不到完整數據。大家維權都很難,因為數據是證據,沒有數據就不能做鑒定,就沒有一個權威機構去判定責任。所以只剩下一條路就是打官司,但是沒有數據又沒有司法鑒定,拿什么去打官司?是很難的。

南都:維權耗費的時間和經濟成本都很高,現在事故已經發生快一年,如果最后訴求還是達不到怎么辦?

張女士:我已經在走司法程序了,雖然很慢。這期間我的生活和精神上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我來回跑上海、跑北京、找律師、跑法院,生活已經完全被改變,好像只剩下維權一件事情。我覺得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法律是公正的,如果車確實存在問題,那么(達成訴求)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我相信法院的判決。

(文章來源:南方都市報)

關閉
新聞速遞
2022水滴真实偷拍高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