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的出路在哪兒?

2021-12-31 06:15:39

電動車的出路在哪兒?這個問題肯定不能讓“蔚來”的李斌回答,因為前些日子,他剛剛搞出個“靈魂發問”——“不理解為什么現在還有人買油車,除了能聞汽油味,實在想不到有什么好的?!?/p>

其實,李斌的“不理解”,有個芬蘭人大約能為他解解惑。這個芬蘭人叫Tuomas Katainen,就在李斌“靈魂發問”后沒幾天,他親手炸掉了自己的那輛2012款的特斯拉Model S。炸車之前,還把一個真人大小的“馬斯克玩偶”塞進了駕駛艙“陪葬”——小伙子的憤怒由此可見一斑。

事情的緣起,是這輛Model S的電池徹底不行了,需要更換新電池,由于已經過了8年的質保期,2萬歐元的換新費用,小伙子必須自己承擔,而且更換電池還要等待特斯拉許可之后才能操作?;蛟S,2萬歐元真是筆大錢,26歲的小伙子實在無力承擔;或許,特斯拉的服務實在惹人氣;或許還有別的什么原因,反正,小伙子最終選擇的是把這輛特斯拉炸得粉粉碎。

炸車的做法,于特斯拉而言,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兒冤枉的,畢竟芬蘭緯度太高,最南端的漢科比咱們漠河還要高出差不多7.5個緯度,盛夏季節的平均溫度也才十七八攝氏度,這輛特斯拉的電池能在這種地方扛8年,已經相當可以了。不過,于芬蘭小伙兒而言,這顯然不是一個能說得過去的理由,也可以理解,畢竟燃油車就沒這么多事兒,用不著車主操這個心。

不知道這事能否讓李斌理解為什么現在還有人買油車,如果還不行的話,估計中國的許多電動車車主倒的苦水就能給他“醒醒酒”。除了冬天開車很難熬(里程大幅縮短、暖風不敢開等)之外,讓中國電動車主抓心撓肺的痛點還不少,擇其要有二:其一,沒有充電樁自由。據“威馬”的沈暉透露,“威馬今年交付了4萬多臺車,但隨車配送的充電樁,卻有近2萬根送不出去?!睘槭裁此筒怀鋈ツ??車主連固定車位都沒有,充電樁準備往哪兒安?其二,電動車在城里轉轉還可以,一旦想跨城移動,里程焦慮能把人折磨出胃病來。

電動車的電池問題、充電問題不徹底解決好,要徹底取代油車恐怕就不現實。就目前的研發狀態看,電池技術取得根本性突破,應該還比較遙遠,而換電模式需要重資產投入,全國鋪開,甚至跨區域鋪開的難度都很大?,F在顯然還不是“電動車人”沾沾自喜的時候,雖然現在電動車賣得好,那也是沾了很大政策照顧的光;順境中找困難、看問題,是合格企業人的基本素質,不具備這種素質或者素質不合格,企業發展就談不上有前途。如果不服氣,大可以把自家電動車也開到芬蘭去試一試。

在目前情況下,電動車企業仍專注于孤狼式打拼,肯定沒長遠出路。出路何在呢?一方面,電動車企業要主動與道路、交通管理等系統進行充分溝通,搞出一個系統方案來,看一看能否爭取在這個系統里實現技術的優化與突破;單純盯死電池技術的實質性突破,多多少少顯得有點死心眼兒。

另一方面,電動車的根本出路,在可預見的未來,或許只能在無人駕駛上實現路徑突破。既然現有的電動車絕大部分只能在城里轉來轉去,而且也沒有充電樁自由,那就不妨換一個思路,即電動車盡快實現安全可控的無人駕駛并以出租車的身份服務社會出行需要,別的優點姑且不論,起碼,目前電池技術的困擾可以得到很大程度的緩解。從這個角度看,李斌們或許應該與李彥宏們共同推動一下雙方、多方更深入的交流與合作,或許能在更寬泛的領域取得一些實實在在的新突破。

說實在話,在京滬深這樣的大城市里,大家都模式化地買一輛車、兩輛車——別管是電動車還是油車,工作單位、居住小區有固定車位還好說,沒有的話,做個車主就挺累;更關鍵的是,這種模式似乎也與時代潮流、技術發展方向有點兒不合拍。能不能闖出一條和諧之路,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電動車人的格局。

(作者系證券時報記者)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網)

關閉
新聞速遞
2022水滴真实偷拍高潮视频